相关文章

杭州惊现男公关招聘“升级版”

  一拨拨年轻帅小伙,抢着为一个又矮又胖的中年“富婆”提供性服务;若要再做第二笔“生意”,还得给中间人880元“大红包”……

  杭州惊现男公关招聘“升级版”

  早报讯数十名年龄大多在17到21岁的年轻帅小伙,抢着要和长相富态的中年妇女发生性关系,而且事先得给中间人包一个880元左右的“大红包”。

  这群年轻人如此“冲动”,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报纸和网上日薪300元招聘“男性VIP高级服务人员”的广告。

  昨天,随着一男子周卫华被西湖区检察院依法批捕,这一“男公关招聘骗局升级版”才完全浮出水面。经初步查证,周卫华共骗取至少17名男青年14180元。

  第一幕

  “男公关”报警

  今年3月18日晚,一名李姓男子向西湖区玉泉派出所报警说,有人以招聘“男性VIP高级服务人员”为幌子实施诈骗。

  李姓男子说,自己被对方以培训费、通讯费的名义收了900元,但去宾馆面试工作时,却没被看上,他怀疑自己受骗。在李姓男子的指认下,警方抓获了四男两女6名嫌疑人。

  随后,6名嫌疑人供认,他们在今年2月至3月期间,在杭州《新闻信息报》“前程无忧”等报纸、网站上刊登虚假招聘广告,以招聘“男性VIP高级公关服务人员”为诱饵,经过简单面试之后,在黄龙体育中心附近爵士酒吧及杭州汽车东站附近的华辰银座宾馆等地设套,以所谓的“介绍出场红包”或“顾客投诉摆平费”,骗取入围的求职人员财物。

  第二幕

  “主角”出场

  “主角”,周卫华,江苏人,1982年出生,中专文化。

  早在2008年1月26日,他因招聘男公关须交培训费等名义诈骗,被下城法院判刑一年。周卫华出狱后,在今年年初起重操旧业。

  第一次被抓时,周卫华用的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男公关招聘骗局,那是很老套的办法,即以高薪招聘男公关为诱饵,不与对方见面,通过电话遥控让应聘者往指定的账户(账户用假身份证办理)里打款。

  后来,他也觉得这种方法过时了。今年3月8日左右,他在街头小报和网上刊登“招工”广告,自称要招“高级服务生、模特、歌手”。

  居然,这广告还是有效果的。有人来报名了。在收取费用后,周卫华假装安排这些男公关在黄龙体育中心附近的爵士酒吧培训。

  培训时,来了两名外地女子。她们点中了其中几名男公关,为她们提供陪侍服务。“小费不直接给你了,我们会与周老板结算的。”女子接受服务后说。

  其实,这些女子都是周卫华特意叫来“捧场”的。为进一步骗取男公关的钱,周卫华等人又在杭州汽车东站附近的华辰银座宾馆开了一间房间,叫来一个中年女子充当富婆,逐一接受应征男子的“性服务”。

  周卫华说,这一招很灵,使应聘的男公关感觉这一行有市场。效果也正如周卫华所意料的那样,应聘者一拨一拨而来。

  第三幕

  “助理”揭黑

  最前面一些报名的人,周卫华都安排他们做工作人员,大家对外都不用真名,直到落网前互相之间的名字都不知道。其中一个刘某,他说自己也是受害者。

  3月2日左右,刘某在《新闻信息报》“前程无忧版”的招聘信息上看到招聘VIP高级服务员的广告,日薪有300元,觉得很吸引人。

  电话联系后他就去应聘,对方叫他在黄龙体育中心好又多超市下面的麦当劳面试。

  通过他人介绍,刘某认识了戴眼镜的“朱经理”(也就是周卫华),刘某把500元钱、身份证复印件和交给了“朱经理”。

  当晚9点钟左右,“朱经理”叫一个20多岁的“阿正”。“阿正”带五六个应聘者到爵士酒吧喝酒。后来“朱经理”也来了,刘某听到爵士酒吧的服务员也叫他“朱经理”,就没再怀疑什么。

  在爵士酒吧里,“阿正”跟他们讲了高级服务生的穿着等规矩,然后每个人敬“阿正”一杯酒。那天是3月10日左右的晚上,快到晚上12点钟时,“阿正”叫应聘者各自先回家去。

  后“朱经理”在爵士酒吧里说,刘某人蛮机灵的,也蛮老实的,干脆帮忙做助理,剩下的钱就不要交了。

  3月12日,成为助理的第一天。刘某开始先学接电话,接电话先问一下对方的身高、年龄,向对方介绍高级服务员主要是陪女客喝酒、聊天,出去逛街、买衣服,还有出台,出台费2000元,包夜是3000元,漫游是5000元。

  晚上9点30分左右,刘某跟“阿正”到爵士酒吧培训应聘者,培训内容主要是喝酒、玩骰子、聊天等。

  刘某说,钱都是“朱经理”收的,其他人碰不到钱。“朱经理”总共分给他400元钱,每天按100元算。

  第四幕

  受害者遭遇

  小民 20岁

  外地来杭人员

  看到日薪300元招聘男性VIP服务员后,感到好奇的同时又被高薪所吸引,因为当时自己正好没有工作,于是按招聘信息里留下的电话与对方取得联系。

  我报了年龄、身高,对方同意见面,地点在黄龙体育中心附近一家麦当劳,对方提醒我带上培训费、通讯费和两张报名用的照片。

  见面后,我交给“朱经理”900元。随后,我被安排进了黄龙体育中心附近一家酒吧培训3天,培训的内容是喝酒、摇骰子。

  3月14日晚,我被安排到杭州汽车东站一家四星级酒店1616房间,为一个女的(身高1.5米左右、40多岁)提供了性服务。这女人也没给小费,说会和“朱经理”联系的。

  到了3月16日,有人告诉我说,有个女的向“朱经理”投诉了我,“朱经理”很生气,并劝我赶紧包一个880元的红包给“朱经理”。于是我就包了900元的红包,交给对方转交给“朱经理”,对方说再给我安排工作。

  我感觉自己被骗,是因为后来我碰到与我类似在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提供服务的小伙子,说起大家服务的对象是一致的,于是向警方了。

  小海 19岁

  浙江天台人

  应聘过程与小民相似,听说黄龙体育中心附近娱乐会所招高级服务员,交了900元的培训费、通讯费,随后被安排与小民同一家酒吧喝酒培训。

  3月14日凌晨,“朱经理”让我到汽车东站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马路对面做向前走三步、向后走三步、再左右各转半圈,让客户认出我,并看是否满意。后来,我到1616房间给一个女的提供性服务。

  3月14日,有人暗示说,如果还想做下去,就包880元的红包给他,后来我遇到同样被骗的人,也是做同样的动作,并向同一个女的提供性服务,觉得受骗了,我就向朱经理要回了880元红包。

  阿军 24岁

  籍贯不详

  看到招聘广告后应聘,交了900元的培训费、通讯费,安排在酒吧喝酒培训3天。

  3月19日凌晨,“朱经理”安排我到汽车东站一家四星级酒店1616房间为一个女的提供性服务,因身体太累,就没有做成。但“朱经理”交待,第一次做是不收钱的,我就没有收钱。

  后来,有人向我暗示,第一次上班要给“朱经理”好处费880元。为了要暗示者在“朱经理”面前说好话,我又加给了他好处费400元。